Latest Entrie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整理

事件發生後五小時。目前還沒有勇氣回顧發卡記錄。
現在時間2008年12月29日零晨四點59分。
就客觀的立場來說,事件的發生可以說是2008神秘體驗之一。
很難在結果的影響上斷定好壞與否。但就心情上的確是糟糕到趨使我零晨五點起床整理心情,還有決定在未來二個星期內藏起信用卡,管好錢包,離任何衝動購買愈遠愈好。此外,因應自己那防衛機轉過剩的老毛病,這次是該好好地在當下就把各種壞情緒整理起來,至少就像被槍擊後一般,檢視一下子彈打在哪,才有得救。免得又得像上回一樣假英雄。

比起想像中那些發卡體驗所附帶的淚水潮和怨恨。我沒來由地如釋重負。這也許是因為上星期三觸及引爆線時,已經大哭過有關。首先該給自己拍手鼓勵,學習在受傷當下承認痛楚確實有助心情複原。還好,這次沒揮揮衣袖考驗自己的忍耐度,對自己誠實,無論結果如何,掙脫那灰色的不明地帶總有鬆一口氣的感覺。
教訓一:別考驗自己的忍耐度了,蟹殼雖是硬的,但蟹肉是軟的呀!對於情感的處理我的段數還太低,但這次將成為我人生的砥礪,哪天變成名符其實帥氣的女王。

再來是面對自己的壞情緒。
雖然事件之後如釋重負,甚至有股疼痛的快感。但我內心真的像P先生所以講的那樣,一點都不認真嗎?雖然不想承認,但不得不說除了情緒容易被旁人牽動之外無意識中連認知都會隨著旁人的看法起舞。
我真的是完全一點痛感都沒有嗎?
我想應該是有,只是被打到太多搶,一時真是不知道痛在哪裡?

一方面,也許糾結二個星期的問題有了解答頓時豁然開朗也說不定。
嗯,因為我討厭別人否認。
至少事件中得到的回答是委婉而懇切的。
咦?這麼理智地分析整件事真的對我有幫助嗎?還是我該把那人罵到臭頭事後才會恢復地比較快。手指鍵入反省的同時,腦子裡不斷有各種情緒片段飄浮出來。若捕獲住全部,似乎又會使文章不成文章落成毫無邏輯的雜記。但我真搜尋不到任何咒罵的字眼…。難不成真如P先生所以那樣徹頭徹尾都沒認真過。還是分析主義至上的我,找了太多理由想了太多可能而忘記初衷?記得三年前那次可是不安了幾個月,才了斷,以至於演變成非斷絕聯絡那般不可收拾的地步,也是自己太不願意面對事實所至。相對之下這次有學乖,早早就作了決斷。

試著還原起始吧
說實話,最開始的動機就是複雜而多原的。
單純的好感、獵食、轉移注意力和無法自主的墮性
還有想對好好大哥哥無理取鬧耍任性的渴望。再者有人像老爸一樣哄騙妳真像吸大麻一樣舒服又墮落。不管如何,有喜歡是不能抹去的一部份。應該是有吧??????至少沒人會為了討厭的人流眼淚。

說起來諷刺,上次我學到:該卸下孤高女王的偽裝,把自己軟弱的一面表現出來。這次反道是因為太不能自立而被三振出局。或許對手不同無法同一論之,但,真把我給搞迷糊了。或有人會說該適中,但什麼是適中呢?「He is just not that into you」說不定這才是所有事情的真正原因呢。好吧,感情的事無法勉強,強求也無用。該說我太愚蠢還是遇人不淑呢?說不定二者都是。不管真相如何,都不可能單純只有一個解答。唉…不知道過了明天我能不能像28日晚上這麼帥氣地認為未來還能繼續當朋友呢?
所有浮木注意!請飄離我遠一點!免得瀕死求生誤抓了你。

怎麼辦?我是不是該大哭呢?又哭不出來了耶,
記得三年前也哭不出來,只覺得頭暈目眩,像被大石子壓住那樣喘不過氣來。
而現在的我則有股無奈加腦袋混濁,有股衝動想大叫:到底發生了什麼呀???
好,至少這次我學到自我肯定,自己不是沒人要的小孩。不該再希望別人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把不愉快說出來

太習慣扮演高孤的女王了。
總是遮飾渴望被需要的感覺。

要努力學習把這種感受表達出來才行!
至少,該把不愉快和不確定的事確認清楚才行,
免得鑽牛角尖。
學會哭的下一步進階學程!

Debussy-"Clair de Lune"

受了某部電影的影響,這幾天對布西的月光有股瘋狂搜尋的衝動。
就如同幾個月前對拉威爾的波麗露一般。平時聽了也不以為意的熱門古典樂曲,總在電影、小說及各種現代傳媒的重新詮譯下再次為非古典族群展現她們的美好與那歷久靡新的典雅風采,並激起我一般莫名的熱愛與執著(買到CD的執著(笑))。

月 つき Lune Luna Moon
神秘的氛圍自古以來給予人們無限想像,無以為計的創作,靈感皆來自這位永不褪色的謬思女神。相信占星的人說,守護星影響人們的命運、性格與喜好。這話說得一點也沒錯。我所喜愛的歌曲包括:「Moon River」、[ Fly me to the moon」、以及這首布西的「Clair de Lune」都與月亮息息相關。這幾乎也印證了占星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

在youtube搜尋各式版本的「Clair de Lune」後,覺得還是鋼琴的詮譯最深得我心。
而交響曲的版本則是第二名。



蠢蛋

我是蠢蛋。
為了永遠記住今天的愚蠢,我要把它一字一劃地刻在日記裡。
好警自己的天真無知。

從來沒為自己的愚蠢感到如此憤怒過…。
尤其是錯誤第三次發生,實在無法再用偶然或運氣不好來自我欺騙,
只能怪自己蠢得可以。
沮喪和自我憤怒的感覺尤如山洪發般在心頭濫氾,徹底潰堤。
真的沒辦法再假裝,螃蟹殼剝開也是硬的。
自欺欺人簡直可笑又可悲。

不管是朋友的安慰或理性的我都知道,這不是誰的錯。
但自我厭惡與質疑依舊在心頭繚繞,像糾結的髮絲那般掐住我的咽喉,
一股窒息的感覺往我心頭長驅真入。垂死掙扎的理智剎那間被闇的濁水吞噬,消失地無聲無息。本能的我只想放聲大哭,自我厭惡,以圖個快活。

もう…信じたくない…


想像力豐富都是我的不對…
以後我會記往…
もう…いらない…もう…

散慢的人生

十月初離職後過著散慢的生活。
為維持基本開銷找了夜間打工,白天在家仍無聊至極。
上上星期開始則是突發其想起開始玩起高貴的手工藝,來打發時間。
不知是否太久沒動腦袋、動手,小小的手工飾品讓我做到欲擺不能。
不但熬夜到二、三點,七、八點就起床繼續。
本來辭掉那傷眼的工作,就是為了養眼睛、養身體…
沒想到= =;又掉進另一個傷眼活動。
啊…我的嚐好老是傷眼廢神,真希望哪會自己會變成運動派的女孩。

關於下個正職工作…。
由於傳媒對景氣的大膽預測與周邊人的威脅、警示、忠告,
最近在家愈來愈坐立難安,
縱使對於辭職之事從沒後悔過,還推掉幾個面試和入取機會,
在各種催化之下,我的確開始反省自己的囂張行徑,乖乖投履歷了。

但,這次我準備好,
我會拼了命向前跑!

Appendix

プロフィール

MAU-MAU

  • Author:MAU-MAU
  • MAU-MAU'S DIARY
    へようこそ!
    ちょっと日本語も通ずるので、気楽に日本語でコメントしてください。
    作文を勉強するため、時々日本語で日記をつけます。どこか間違いがあったらどうぞ教えてください。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